带领村民发家,恐慌性宰杀母猪潮

红岗区杏树岗村有个“猪司令”,村里人对他赞口不绝:“他可是个能人,不光自己赚钱了,还带领10多户村民发了家。”

去年下半年以来,新会生猪价格就象股市一样暴涨暴跌:纯杂猪的收购价,最高时920元/担,最低时跌到了690元/担;仔猪的价格,更从1000元/只的高位暴跌至现在的470元/只。一些在猪苗价格高位期投入养猪行业的养猪户甚至出现了亏损,但菜市场上的猪肉零售价格却持续坚挺,生产和流通环节出现了两头价格冷热不均的现象;近日更有媒体传言“仔猪价格暴跌引发宰杀母猪潮,猪肉价格可能再上涨”。报道引起了国家统计局以及广东省农业厅的重视,派出了调研组赴江门新会实地调研。9月3日,省农业厅作出了广东“未出现大量宰杀母猪或空栏弃养”现象的回应,以平息可能引发的市场恐慌心理。

2006年,陈国军开始琢磨养猪,看视频,查资料,做总结,很快一本厚厚的养猪笔记印在了脑子里。

那么,导致新会生猪市场价格“冰火两重天”现象的原因在哪里?牵动各方神经的猪肉市场中,处在源头生产环节的养猪户,如何才能把握机会,规避风险?特别是那些在猪苗价格高位期投入养猪行业的新手,面对生猪价格的大起大落,又该如何渡过难关?请看本报记者的调查报道。

想好了就干。圈场地、建猪棚、引猪苗,没多久,便养起了100多头仔猪。克服繁育、销售等一个又一个难题后,他积累了很丰富的实用经验,也积累了创业资本。

时下,养猪户的日子并不好过。近日,有外地媒体传言新会部分养猪场出现“仔猪价格暴跌引发宰杀母猪潮”,而记者从新会区农业局获悉,该媒体报道后,引起各级有关部门的重视,并对新会区养猪情况进行深入调查。从调查的情况来看,外地媒体所称的“恐慌性宰杀母猪潮”现象并没有出现。

见到效益后,他便寻思扩大规模,于是创办了养猪场。养猪场成立后,他更是一门心思钻进猪场,有时碰到母猪夜里产仔,经常守候到天亮,24小时照顾母猪。在出售小猪时,他总是先做好防疫后再出售,销路一直不错。如今,他的猪场生猪存栏400余头,年产值超30万元,成为名副其实的养猪专业大户。

1宰杀母猪

“自己养猪富了,不能忘记那些在致富路上奔走的乡里乡亲。”于是,他把自己所掌握的养猪本领手把手地教给许多养猪户,帮助他们选种,制定饲料配方,规范疫病防治技术,准确把握市场行情。对于经济困难的,他先让农户把仔猪领回家喂养,到猪出栏时再付猪款,这样既能提高他们养猪的积极性,同时也增加了自己的收益。

保持正常的淘汰率

就这样,经他帮扶的养猪户有10多户。如今,这个村的生猪养猪产业渐成规模,出现了更多的养猪专业户。

据悉,该媒体提及到的大泽联兴猪场是新会区三家大型猪场之一。据场主反映,去年底,该猪场存栏能繁母猪1500头,年上市肉猪2万多头,今年以来,共淘汰低产母猪200多头,淘汰率16.6%,现存栏母猪1200多头,并已暂停饲养后备母猪接替,适当减少存栏母猪数量,回避市场风险。另外一家被提及的养猪场是司前镇永生果场,据果场老板介绍,年初存栏母猪189头,现存栏母猪160头,淘汰了29头,淘汰率15.3%。

“一般母猪场每年的正常淘汰率20—25%左右,上述两个猪场目前的母猪淘汰率应该说在正常范围之内,并不是恐慌性的大量宰杀母猪。”新会区农业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去年猪苗价高,母猪淘汰偏少,今年猪苗价低,母猪淘汰率稍高是正常现象。

据了解,新会区生猪饲养主要是以中小型规模为主,种猪存栏1000头以上的大型场只有3家,即除了大泽联兴猪场,还包括罗坑大兴猪场及三江华业猪场。其中,罗坑大兴猪场能繁母猪存栏1520头,据该猪场有关负责人介绍,该场今年还未开始淘汰低产母猪,按往年计划到9月份才一次性鉴定淘汰。三江华业猪场方面也表示,其猪场到9月初为止,一直保持1200头的存栏能繁母猪,保持正常的淘汰率和补充后备母猪。与此同时,其他中小型猪场没有异常的淘汰或恐慌性宰杀。

2价格急挫

养猪户如坐过山车

新会区农业局在调研中发现,新会区当前生猪生产稳定,虽然没有出现大量宰杀母猪或空栏弃养的情况,但目前养猪业行情前景不明朗,生产成本偏高,肉猪价格偏低,供求不平衡,微利运行,养猪业仍存在一定市场风险。记者分别走访多位养猪户,发现他们对当前的养猪生产多持审慎和观望态度。

在众多养猪户中,今年30岁不到的李先生算得上是一名新手。在今年3月份生猪价格最为高企的时段,他筹资以每头1030元的价格购入了60头仔猪,开始了养猪户的生涯,然而,第一次的养猪经历,并没有让他尝到甜头。“跌价太厉害了!”他感叹着对记者说,在2-3月份的时候,纯杂猪的价格还是900元/担,可到他的生猪要出栏的8月底,已跌至750元/担,扣除成本,损失大约1万多元。提及这段经历,他坦言有如“坐过山车”,价格跌得让人“惊心动魄”。

虽然首次养猪失利,李先生并没有轻言放弃。“生猪的出栏价下跌了,仔猪也相应下跌了,”他告诉记者,看到目前仔猪价格相应跌至480元/头,他正考虑是否再次购买仔猪。与此同时,由于原来借用他人的猪栏太矮,通风条件不好,他打算将另觅新猪栏,改善养猪环境。

会城大滘村的养猪户徐先生同样为近期不断下跌的生猪价格表示担忧。他告诉记者,由于生猪需饲养4-5个月后才能出栏,价格难以捉摸,市场风险大,像是“炒股票”。从去年年中开始,玉米粉等养猪饲料价格开始大幅上升,造成养猪成本的增加。他认为,如果所饲养的一批猪成活率不足9成,在正常情况下,将很难获利。徐先生表示,目前他共饲养量了大小生猪300来头,最迟一批生猪要至明年春节前才可出栏。由于目前养猪业前景不明朗,他已有计划地缩减养猪规模,等来年春节后再图打算。

既养猪、又兼当生猪买卖中介的潘先生对生猪养殖业有着清醒的认识。“今年2-3月份的生猪是历史高位,每担900元的高价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他表示,受去年疫情及今年春节前雪灾的影响,生猪的价格一路攀升,那时候出栏的养猪户基本上都赚到钱了。“一般来说,每头猪能赚100元算不错了,如果能赚200-300元就算暴利了。据我所知,有些养猪户每头赚到600元。”他认为,如今生猪出现价格回落,这才属正常现象。据他预计,至今年年底,生猪出栏价还可能跌破每担700元大关,站稳在每担650元左右。